• 建地貸款屏東泰武建地貸款
  • 二胎房屋設定
  • 土地貸款台中龍井土地貸款
  • 土建融高雄湖內土建融

二胎,二胎房貸,二胎房貸利率,二胎車貸,二胎房屋銀行,二胎借貸,請洽0975-751798

農地貸款 土地貸款成數 土地貸款利率 土地貸款試算 土地貸款年限 土地貸款利息,請洽0975-751798

二胎代償,二胎利率,二胎指南,民間二胎貸款,民間二胎房屋貸款,請洽0975-751798

建地貸款成數 買建地貸款 自地自建貸款 建地貸款銀行,請洽0975-751798

一胎土地融資金額:13.6億元(16億元(假設)8成5) 年利率8% 還息不還本
每月應繳金額:907萬元(0.67%)
開辦費1%1360萬元
限公司法人
(綁約3個月)

車貸利率,車貸試算,車貸銀行,車貸條件,車貸遲繳,車貸利息,請洽0975-751798

信貸利率,個人信貸,小額信貸,信貸試算,信貸銀行,信貸條件,信貸比較,請洽0975-751798

房屋2胎,房屋2胎利率,房屋2胎銀行,房2胎,2胎車貸,2胎增貸,請洽0975-751798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房屋二胎年息6%
7年本利攤,最高9000萬
每借100萬,月還14,609元
平均每月還利息2,704元,本金11,905元
7年84個月總計還122.7萬

全省農地建地個人貸款,
一人500萬,15年還, 年息4%
每借500萬,月還36,985元

公司信貸五千萬7天速撥 (三5)
建地年息8%
房屋二胎6%
公司名下房屋貸9成
全省農建地個人貸款年息4%

這是一個不斷出現在地方政府招商引資項目表中的“朝陽”產業,又是一個因“不人道”頻頻招致抗議的“沒落”產業。2012年1月,英國公司Creek Project將投資1億美元在江西鄱陽湖畔建立全球最大鵝肥肝生產基地的消息,迅速引發公眾反彈。知名環保科普組織達爾問自然求知社,因此致信農業部、江西省發改委、南昌市市長、江西桑海經濟開發區、英國駐中國大使館及Creek Project公司,呼籲停止該項目。4月3日,該公司高管不得不宣佈暫停投資計劃,直到完成包括有動物福利及環境影響專傢參與的全面調研。那麼,這到底是否又一個“全球都不要,送給中國造”?其中又隱藏著怎樣的利益鏈?記者深入暗訪,試圖還原一個真實的鵝肥肝產業鏈。來自英國的養殖項目“我們剛看到鵝肝生產‘不人道’的說法,此前並不瞭解。”楊欣宇來自江西桑海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招商局,負責Creek Project的招商項目。據他介紹,Creek Project是英國一傢金礦公司,去年10月來到桑海考察,當時就提出做鵝肝項目,在南昌發改委立項為“傢禽養殖”。在此之前,Creek Project已通過子公司在相鄰的九江市甘露鎮投資年產值8億美元的“羽毛”項目,至去年底已有約值3萬美元的種鵝交付使用。甘露鎮本是羽絨服廠的一個集中地。楊欣宇說,後來經人介紹,Creek Project來到桑海經開區。桑海經開區位於南昌市新祺周鎮,靠近鄱陽湖,目前已入駐30多傢醫藥廠和包括“雙匯”在內的5傢食品廠。Creek Project公司相中的正是此處的環境優勢。而對當地政府來說,鵝肥肝屬食品的一種,符合開發區三大產業佈局,故已與Creek Project公司簽訂瞭“意向性協議”。當然,“這份意向性協議規定對方必須到環保局做‘環評’(環境影響評價)。如通過,才簽正式合同。”桑海經開區招商局錢姓副局長告訴記者,沒想到對方遲遲未做“環評”。也許正因為此,記者暫未發現占地面積40畝的該項目有建廠跡象。不過,當地發改委工作人員仍然告訴記者,不會因“不人道”因素叫停一個項目。驚心動魄的填飼車間鵝肥肝產業的“不人道”之說來自於強制填飼環節。一個常識是,正常飼養的鵝肝重僅100克左右,鵝必須被強制填飼後才有肥肝。然而盡管國內動保組織強烈譴責鵝填飼的“不人道”,卻並無親歷現場的證據。這是因為鵝肥肝生產商稱該行有規,不公開填飼細節,填飼區素為“禁區”。2012年4月,記者向國內多傢鵝肥肝廠提出參觀要求,同樣均被對方以“春季禽類發病率高”或“涉及專利技術”為由拒絕。直到4月12日,記者終於通過內部人士指點,在吉林一傢大型鵝肥肝生產企業周圍,找到瞭其兩個填飼廠。一個廠區的鐵大門旁,張貼著這樣的告示:“外來人員、車輛,嚴禁入內。擅入廠區者罰款100~200元,情節嚴重者交由司法機關處理。”另一個廠區防備更嚴,第二層鐵門上掛著“防疫重地”的木牌。記者好不容易才以商人身份通過門衛的盤查,進入辦公區。一位負責接待的經理又告訴記者,要“參觀”填飼車間,必須得到公司老總的批準。記者佯裝失望離開,獨自在廠區轉悠,直等到下午6時許,才逮住機會溜進填飼區。據一名工人介紹,該填飼區共有28個填飼車間,每車間飼養2000隻鵝。記者打開一扇虛掩的生銹鐵門,走進一個車間。隻見車間內腥臭撲鼻,光線昏暗,幾顆燈泡下有數排籠具,籠子裡蜷縮著多隻鵝,夾道的地上污水橫流,而一位後來自稱姓劉的師傅和一名女工正推著一臺笨重的氣壓式填飼機給鵝填食。劉師傅熟練地用左手從籠裡拽住鵝頭,扯直瞭鵝的脖子,右手將一根長鐵管伸進鵝的嘴裡捅進去——後來他告訴記者說要一直捅到鵝的胃部,“砰呲”一聲響,高氣壓就將飼料——玉米糊射進鵝的胃裡,此時為瞭不使玉米糊流出來,劉師傅還得用右手緊緊握住鵝的嘴。而那些被填食的鵝翻起眼珠、渾身亂顫,翅膀在狹小的籠具內拼命撲騰。最後當那根不短於20厘米的鐵管拔出時,鵝發出淒慘的鳴叫並不停地甩頭,玉米糊從它的嘴裡甩掉、溢出、再甩掉、再溢出。記者忍不住問,“它吃得瞭這麼多嗎?”“吃不瞭這麼多,就往外甩。”“你看它反抗是吧?”“是啊,硬往前竄,難受。”“它吃不瞭這麼多,為什麼硬喂呢?”“要這肝嘛,這樣肝就大瞭。”“有喂死的嗎?”“當然有。”劉師傅告訴記者,填飼一天兩次,早晨黃昏各一次,填飼量不停增加,這批鵝才填飼五六天,每隻每天已經需要一斤半的料。由於肝的異常腫大,鵝的身體變得極其脆弱,趴在鐵籠裡連氣都喘不過來,更無法活動,不少鵝會中途死掉。而當“鵝出現目光呆滯,羽毛脫落等瀕死現象時”結束填食。最後屠宰得到比正常鵝肝腫大6倍以上通常700克左右的鵝肝,就是人類酷愛的美食,學名“鵝肥肝”。15天撐大的利潤鵝肥肝被稱為法國美食代表。曾出版鵝肥肝專著的陳耀玉告訴記者,鵝肥肝起源於2000多年前的古埃及,興盛於法國路易十六時期,法國、匈牙利等為鵝肥肝生產大國,後來世界鵝肥肝產業陸續“東移”。為什麼東移?正是因為鵝肥肝填飼環節的“不人道”。西方很多國傢逐漸禁止鵝肥肝生產。到2019年,歐盟將禁止它的所有成員國生產鵝肥肝。西方人想吃又覺得殘忍,在此情況下,中國鵝肥肝產業順勢而起。事實上,早在2005年,中國便是世界第一養鵝大國,每年屠宰的鵝多達5億隻,占世界總量的90%以上。絕大部分鵝都未經過填食,以每公斤約20元的價格,擺上瞭尋常百姓傢的餐桌。直到1981年,中國始產鵝肥肝。采訪中,專做鵝肥肝投資生意的楊利君不否認“填飼”的“不人道”。但他告訴記者,“人和動物之間要先考慮人,人養鵝是為瞭使人的生活更美好。我勸那些動物保護者把更多的愛心用到人類身上。”據他介紹,目前中國肥鵝肝企業多分佈在吉林、山東、安徽、廣西、雲南等地,“吉林做得最大,山東最密集”。號稱“打造中國鵝肥肝第一品牌”的吉林正方集團始建於1999年。該集團董事長鄭方國原為一肉雞廠老板,1995年因肉雞“利潤率下降”,他開始賣鵝苗、鵝肉,期間發現“鵝肥肝更賺錢,附加值高”。市場上,鵝肉價格是1.5萬元每噸,而鵝肥肝則達30萬元每噸。一般而言,鵝肥肝有速凍產品、罐頭產品(鵝肝醬)、熟食制品三大系列。正方集團銷售部華北地區鄭姓經理說,鵝肥肝在中國是小眾高端食品,多銷往中高檔酒店和西餐廳。而酒店往往喜歡“大肝”,越大越容易“做型”,賣得越貴,“生產商就將鵝肝一味搞大,瘋狂填飼”。正因為此,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10年前中國企業用螺旋推進器將煮熟的玉米粒推進鵝的胃裡,每天4至6次,一人一天可填100至150隻鵝。如今則采用“氣動式填飼器”,用高壓氣體推動玉米糊,每天2至3次,一人一天可填2000隻。當然,也有企業引進法國的填飼機,每臺25萬元,業內人士稱,該機器雖“性能較好”,但中國企業主嫌其“速度太慢”。“法國人力成本比中國高得多。他們為省錢,發明瞭定時定量的填飼機。但機器不長眼睛,不知道鵝其實還能再吃點。”“如今我們將一隻鵝的肝填大,隻需15天。”正方集團副總經理張福君不無驕傲地告訴記者。那麼,15天撐大的利潤究竟有多高?“鵝肥肝通常在700克左右,有的1000克以上,個別甚至達到1800克。”而生產成本200元每公斤的上等鵝肥肝,經加工企業之手就可升至600元每公斤,到瞭酒店甚至賣出幾千元每公斤的高價。按照動物保護者的說法,“西方國傢將血腥、殘暴的動物產品項目向中國轉移和傾銷,已成明顯趨勢。”然而一位山東鵝肝生產商這樣告訴記者,“這殘忍?我不覺得。那麼短的時間,能吃那麼多好吃的(玉米),鵝這輩子也夠瞭。”顯然,有市場有利潤,自然有人趨之若鶩。倒閉與上市10年前中國鵝鴨肥肝總產量1000噸,目前已達3000噸。受高利潤吸引,2000年後,中國鵝肥肝企業數量大幅增加,據業內人士統計,目前全國各地鵝肥肝廠總數已超150傢,這還不包括那些“不露頭”的小作坊。——這是否說明鵝肥肝產業在中國就欣欣向榮瞭呢?事實上,一方面,鵝肥肝行業門檻低,一些老板認為“不過就是給鵝打玉米”,故大廠不斷孵化出小廠、作坊。僅山東臨朐,就有幾十傢小鵝肥肝廠和作坊。“傢庭作坊式企業投入少,鵝肝質量差,靠低價傾銷獲利。”另一方面,就算是大企業主,對鵝肥肝生產的“高風險”也缺乏瞭解,中國鵝肥肝產業聯盟秘書長陳耀玉告訴記者,很多大企業主“急功近利,貪大求洋,盲目投資,按自己的主觀想象去指揮生產”,其結果“絕大多數是虧損的”。而對鵝肥肝生產的“高風險”,陳耀玉解釋說,目前國內普遍選擇出肝率高的法國朗德鵝,然後從種鵝的培育、孵化、育雛、仔鵝的飼養、預飼、填飼、運輸、屠宰、加工、貯運到銷售,產業鏈長,又環環相扣。其中鵝品種的選擇、“填飼”和冷凍技術,在業內人士看來,是影響鵝肥肝生產的關鍵因素。曾經風光一時的吉林德萊鵝業就是一個典型的失敗案例。媒體報道,2006年5月,吉林德萊鵝業公司總投資9.1億元,規劃年產1000噸鵝肥肝,實現產值36億元,利稅5.7億元。該公司還曾從匈牙利和丹麥引進設備。然而4月12日,記者來到位於長春市凈月區新立城鎮五四村的德萊鵝業公司,隻見大門緊鎖,滿園荒草。門衛室裡兩個老漢說,去年4月左右該公司就已停產倒閉,隻剩下廠房和一些冷凍設備。“隻有倒掉的企業,沒有倒掉的行業。”專做鵝肥肝投資生意的楊利君對此不以為然,在他看來,這是個行業洗牌的過程,有企業倒掉也有企業發展壯大。號稱打造“中國鵝肥肝第一品牌”的正方集團,還自稱是第29屆奧運會和上海世博會的供應商。其副總經理張福君說,正方集團鵝肥肝以“維迪艾”為主打品牌,已有鵝肥肝“一條龍”的生產線,其飼料廠、孵化廠、填飼廠、屠宰廠、加工廠多達11個,年產值3.6億元,不僅如此,其子公司“維迪艾”計劃今年上市,打造中國第一個上市的鵝肥肝生產企業。混亂與“希望”然而,對中國的鵝肥肝生產者來說最大的尷尬是,原本指望中國鵝肥肝進入國際市場,填補歐盟“2019年禁令”騰出的市場空白,但事實上,出口鵝肥肝實在太難。正方集團年產鵝鴨肥肝900噸,占全國總產量近1/3,大多銷往國內一線城市,僅少量出口日韓和東南亞國傢。而從1998年開始生產鵝肥肝的山東聖羅捷公司,號稱擁有目前亞洲最大的鵝肥肝生產基地,產量占到國內市場的40%~50%,至今卻仍未取得法國的出口註冊。其副總經理常峰祖甚至直言不諱告訴記者,“根本就別想瞭,那標準不是中國企業玩得起的,不符合中國國情。”中國國情是什麼?作為利益相關方的中國鵝肥肝生產者,與動保者、環保者,給出瞭截然不同的解讀。前者的理解是,一方面,中國人的消費習慣與能力無法與發達國傢相提並論,“國內吃的人還是太少”,這直接導致瞭對鵝肥肝,中國至今沒有一種官方認可的質量體系標準,“國傢還沒承認我們是一個成熟的、值得重視的產業;另一方面,楊利君告訴記者,匈牙利鵝肝的生產過程也達不到法國人的標準,但是法國對匈牙利的鵝肥肝就一路綠燈,“法國人思想很保守。他們不願意相信中國人能生產出他們最高檔的一道菜。”而在後者看來,實際上,歐盟出臺的對熟食品的“報表制度”和“可追溯體系”,要求從一件產品可追溯到每個生產環節,甚至包銀行二胎 銀行二胎車貸括當班工人。“而在中國,沒有一傢企業的生產水平可以達到這個標準。”進而探究鵝肥肝產業本身,前者堅稱鵝肥肝可降低血液中膽固醇水平、預防心腦血管疾病,後者卻直斥鵝肥肝就是鵝的重度脂肪肝,2012年3月1日,達爾問自然求知社舉行新聞發佈會,引用科學報告指出鵝肥肝是發生脂肪沉淀病變的肝臟,“相當於吃油一樣”,現場更有營養學傢從營養價值評比,以營養價值最高的羽衣甘藍得100分為標準,肥鵝肝隻得2分,處在最末流。——孰是孰非?對中國鵝肥肝生產者來說,這似乎從來不是問題。楊利君告訴記者,盡管難以對外出口,但“鵝肥肝是新興產業”,近年來國內鵝肥肝市場需求量在持續增加,鵝肥肝項目不斷出現在各地政府招商引資的項目表中。吉林德坤禽類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賈財德同樣認為該產業大有可為。他早年投資600多萬元生產鵝肥肝,2008年因金融危機險些賠到“血本無歸”,如今隻在當地投資200多萬元專門孵化、飼養朗德鵝,供國內鵝肥肝生產企業所用。他不排除再生產鵝肥肝的可能,“畢竟利潤大,國內市場好,是世界美味和綠色食品”。采訪時,在賈財德公司的院子裡,記者還看到一口大黑鍋,賈解釋說剛剛熬過豬油。他現在從國外買一隻朗德鵝蛋就得100多元,因此孵化後,他從鵝仔開始就往飼料裡加豬油,目的是“給鵝增加能量”,使其有更多脂肪,等級更高價格更高。似乎正如上述受訪的鵝肥肝業內人士所說,“外界譴責對行業影響不大”,因他們有“冒險”精神。鵝肥肝生產真實狀況:身為中國鵝肥肝產業聯盟秘書長,陳耀玉對產業亂象毫不諱言,“我從南到北看過一些企業,在廢棄的豬圈或塑料大棚裡填飼、屠宰,用松香脫細毛,把屠體放在露天的污水池中‘預冷’,不管衛生質量,隻要取出肥肝,就能賣個好價;更有甚者,為瞭使肥肝外觀好看,用化工原料漂白,這種肥肝在國內銷售都質量堪憂,更何況出口?”不僅如此,世界農場動物福利協會一項調查顯示,在一些鵝肥肝生產廠,強飼插管操作過程造成鵝痛苦、傷害(淤青、出血、穿孔、感染);過量強飼造成鵝的肝脂沉積癥(脂肪肝),肝破裂,肝硬化等;鵝時常患有肝性腦病,因其肝的排毒功能被破壞,毒素侵入大腦使其猝死。

新聞來源http://news.hexun.com/2012-06-28/142952010.html

中國鵝肥肝產業調查

內容來自hexun新聞

台北民間二胎借款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
    新店二胎房貸建融台南龍崎建融土建融雲林北港土建融房子二胎任何問題免費諮詢彰化田中農地貸款民間二胎借款年息哪一家個人信貸利率最低二胎年息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新店二胎房貸建融台南龍崎建融土建融雲林北港土建融房子二胎任何問題免費諮詢彰化田中農地貸款民間二胎借款年息哪一家個人信貸利率最低二胎年息
    新店二胎房貸建融台南龍崎建融土建融雲林北港土建融房子二胎任何問題免費諮詢彰化田中農地貸款民間二胎借款年息哪一家個人信貸利率最低二胎年息

, , , ,
創作者介紹

蔡尹昆

記憶力小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